巨人屋,艺术人生现场秀

更新时间:2019-03-07

摄影/友贞女

摄影/友贞女

摄影/友贞女

汽车驶离基督城,快速通过广阔平坦的牧场,之后,成了一只盲虎,一头栽进了密集错列的群山中,被强势霸道的电子导盲犬(舆图导航)绑架,浑身是劲使不上,吼爬俯冲好无奈:总有山墙蛮横在多少米外;几乎180度的急弯总也绕不完;导航地图的线路,永远是一堆玩“挤油渣”游戏的俏皮“多少”;而所谓的高速公路,不过一线分隔的双向道,小气得,出了边线就下了路基,别说没地儿停车,就是超车,都得等机会拼反应——少得可怜的超车段,不外勉强并行的几十米,稍不留意一犹豫,对不起,过了这村没这店,不是永远做跟屁虫,就是永远被长长的车龙给逝世去世咬着。